第118章 年轻人不讲武德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31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狭窄空间、地形复杂,加上有强敌驻守,别说夏凡手下方士只有寥寥数人,就算他有一支专业的方士部队,也舍不得丢到地底去和敌人死战。

而最适合对付躲在工事中敌人的方法,首选便是爆破了。

敌人或许会提防迷香、毒气,甚至是火攻,但无害的面粉与木屑就不一样了,即便他们有所察觉,也容易在意图判断上发生延误与犹豫。

这犹豫往往是致命的。

当天井下方有动静传来时,三十多袋粉末已经悉数倒入了拱顶大堂内,在黑暗中,它们毫不起眼,亦不会造成任何伤害,收集起来的话,甚至可以煮成糊吃。

“洛悠儿,到你了。”夏凡向小姑娘使了个眼色。

洛悠儿虽然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但还是按计划施展出了自己第二擅长的术法——

“巽术归辰,拂柳!”

名为拂柳,她面前生出的却是一股强风!

这阵风在她的控制下,直朝井底灌去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接下来到我。”

夏凡即使不用看也知道,下面的粉尘一定已被这股强风卷得到处都是,当它们与空气充分混合时,最后一步只需要提供一点火源即可。

没有什么比雷电更便捷的点火方式了。

夏凡抛起铜丝坠,施展出了最熟悉不过的方术。

“震术归申,雷鸣!”

当电光撕裂空气刺入井口的那一刻,大地沸腾起来!

被引燃的面粉与木屑相互燃烧,又将这份热量传递给周围的同伴,这个速度快到不可想象,几乎在转瞬之间,爆燃的火焰便填满了整个大堂。在高热的推动下,空气剧烈膨胀,直至现有空间再也无法容纳。

“轰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,高热的气浪直接从天井喷出,仿佛一道冲天之火。井口上方悬着的水桶和木架像是纸片一样被撕碎,就连井边的砖头都被掀起来好几块。

夏凡感到脚下的地面被猛地捶了一拳。

但这还远没结束。

就在所有人露出惊愕万分的神色之际,第二次爆炸如约而至,甚至比第一次更加猛烈!

那是爆心处产生低压区,导致周边空气迅速被吸入的缘故。

第一轮的爆炸风已经将所有未引燃的灰尘悉数扬起,这相当于一次更彻底的混合。被吸入的粉尘瞬间就让中心的悬浮可燃物浓度超过临界点,而数百度的空气即使不需要明火,也能将这些新添加的燃料再次点燃了。

这一回从天井中喷出的焰柱冲出了十多米之远,哪怕已经退开到篱笆位置,众人依然能感到那扑面而来的滚烫热浪。

之前对此还有所怀疑的参与者,此刻心中只剩下震撼与迷茫。

明明是吃的东西,就算加点木屑,那也不过是能烧起来罢了,为何混在一起后就有了如此可怕的威力?

这也太匪夷所思了点。

宁婉君则迎着热风,一脸沉醉。

她一开始就对结果没有多少怀疑,因此欣赏起来也能更加轻松。

这一趟果然没白来。

公主似乎又回到了那个熟悉的边境战场,在烟火与鼓号声中与敌方捉对厮杀。

果然,比起坐于朝堂之上,还是亲赴前线更让她心神愉悦。

唯独美中不足的是,她原以为夏凡的这招只会削弱东海帮的力量,最后还是要靠方士一决胜负。但按现在的情况来看,她觉得下面就算还有人活着,应该也没办法与自己接招了。

另一边,五月遥张大了嘴,半天没能回过神来。

她之前还在担忧,公主在这一战中能否取胜,自身又要付出怎样的代价,但此刻她脑海里的念头却变成了另一个——若是把安家术师被面粉和木屑所杀的消息传回海对岸,不知道东升国的人会作何感想。

大概会毫不犹豫的斥责其为荒诞的谎言吧?

“启国原来是这样利用方术的么……”在震惊过后,薙红若有所思道,“不愧是永国的继承者,这招亦可以为我们所用。”

“的确。”薙青感叹的点点头,虽然以硝石、硫磺为主料的火药也能实现这样的效果,但前者的收集要困难得多,而且对手也会加倍提防,民间更是一概不允许私售。面粉就不一样了,只要种下就能稳定产出,精通巽术与离术的人更是不少。“如果稍加活用,暗杀将会变得更难以防备。”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只有山晖一脸新奇。

“不……”薙红和薙青对视一眼,选择了忽视,“跟你无关。你还是去找黎大人吧,等烟雾散了,他们估计就要下井了。”

事实是,这一等就到了早上。

地道里的温度降得极慢,哪怕洛悠儿一直在用巽术通风,天井里涌出的气浪也灼热难耐。好在夏凡早有准备,围守在街口的公主部队既是防止东海帮脱逃的后备力量,也是封锁现场的可靠选择。

晚上的两声巨响不可能不引起当地居民的注意,因此他索性让徐三重把红木楼与周边的两条街都封锁起来,并挨个查验两楼内的人员身份——如果东海帮还有漏网之鱼,十有八九就是那些隐藏在客栈和青楼里的守卫了。

直到天际破晓,夏凡才带着大家从天井口进入地道。

经过两轮冲击,铁栅栏早已松弛不堪,稍微蹬踏几下就让它彻底与拱顶分离开来。

此时的烟尘已基本落定,空气中弥漫着难闻的焦糊味道,墙壁上尽是灼烧过的黑色痕迹。

踩在地上后,首先映入眼中的是十来具尸体,他们肢体很难说还算完整,裸露部位更是一片焦褐,凝固的血痂宛如嵌印在干涸地表里的熔岩。

这些人当时应该正在密切监视天井的情况,以防突然有人从穹顶上方攻入大堂,因此也成了爆炸首批波及的对象。

但他们的死法已经算是幸运的了。

更远一些的地方——比如通道口和大堂边缘,同样躺倒着一大批人。这些白袍武士面容狰狞,脸皮发紫,喉咙上满是扣出来的血痕。比起瞬间失去知觉的同伙,他们明显要痛苦得多。爆炸之后,此地的空气变得异常滚烫,呼吸是快速自杀,闭气则是慢性自杀,而他们唯一能做的,不过是在这两者中选取其一罢了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