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19章 覆没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54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“这效果……也太可怕了点。”魏无双捂着鼻子偏开视线,有些不敢再去打量地上的尸体。

“但他们是敌人吧……”洛悠儿同样很难受,一副快要吐出来的模样,但仍坚持跟着大家身后,“死在这些东海帮手中的无辜者,也不能算少了。”

“正是此理。”宁婉君倒一脸神清气爽的模样,感觉完全不会被敌人的惨状所影响,“想想高山县石窟里的那帮人,如果你落到他们手中,下场只怕会更惨。”

因为对底下的景象早有预料,夏凡无疑比第一次见到凶杀现场时要镇定得多。他心中清楚,尽管铺垫和引爆都是方术,但其实际效果和热兵器别无二致。相较冷兵器时代,火器时代最显著的特点就是杀伤效率提高了许多倍。若是刀剑相搏,可能得打上整晚才能造成类似的伤亡,但换做爆炸,仅仅一眨眼时间就足以。

狐妖越过众人,走向大堂尽头的一间小屋。

“黎?”夏凡转身跟上。

“那人之前就待在这间屋里。”她低声道。

“安家人么?”

见黎点头,夏凡拔剑握在手中,和她一道迈入屋内——里面同样是烟熏火燎过的模样,地上还有许多白灰。大概是这里曾摆放过不少书籍纸本,只是它们现在都被烧成了灰烬。

没花多少工夫,两人便在一张破损的门板后,找到了黎口中的“安家人”。

当时爆炸时,他似乎正好站在门背后,爆炸的冲击波将门连带他一起掀飞出去。结果便是他的身体保存完好,脊椎却因为剧烈的撞击而断成了两截。

夏凡长出了一口气。

毕竟对方是情报中最难对付的敌人。

不管他拥有多么诡异的手段,又能驱使怎样的邪祟,现在都已无计可施了。

“那是什么?”黎忽然被他身下的几张符箓吸引了注意。

夏凡蹲下身,推开对方已经僵硬的身体,将符箓抽出捏在指尖——那是一种从未见过的咒符,在光照不足的室内竟发出淡紫色的荧光,并且光芒时暗时明,仿佛在呼吸一般。

“这是聚魂符。”

宁婉君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“聚魂……符?”夏凡重复道。

“我也是从熟人那儿听来的,”宁婉君摊手,“这种符箓跟术法无关,更像是一种容器。而它容纳的,就是邪祟的气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——”他不禁讶异道。

“嗯,如果条件合适,它能激发邪祟。”公主的回答确认了他的猜测,“不过这东西十分罕见,一般得到镇守级别才有资格向枢密府申请。这家伙手中却拿着不止一张,着实有些反常。”

“那正是安家拿手的技艺。”五月遥也跟着走了进来,“没想到他连反击的机会都不曾有,这场战斗……殿下赢得漂亮。”

“跟我无关,都是倾——咳,夏凡的功劳。”宁婉君转了转手中的两截短枪,无不遗憾道,“可惜赢得太过干净利落,我都没法打扫战场了。”

夏凡把对方的卡顿当做了口误,“这几张符箓……该怎么处理?”

“你留着吧。”宁婉君大度的摆摆手,“虽说换不了钱银,但它确实是稀罕之物。你不是想要研究方术么,这可是难得的研究材料。”

“殿下,侍卫说发现了一些东西,希望您能去看一下。”秋月忽然在门口报告道。

“哦?是什么?”公主转头问道。

“一些……风干的尸骸。”秋月咬了咬嘴唇,“被塞在了墙体里。”

……

“这……也是东海帮干的?”夏凡望着眼前的景象,忍不住皱起了眉头。

只见在大堂的一个角落,侍卫们正扒拉着墙上裂开的碎石。而已经暴露出来的部分中,众人看到了十来具干尸。更不可思议的是,这些尸骸明显不是随手塞入的,他们大小相似,而且表面蜡黄,像是用桐油浸泡过一般,换而言之,它们被放进墙体之前,有进行过防腐处理。

“你知道他们这么做是何用意吗?”宁婉君望向五月遥。

后者摇了摇头,“不,我并不清楚……”

“尸体上好像有什么东西。”黎指着其中一具道。

在公主的示意下,很快有人将其从石缝中抽取出来。

当它平放在地上时,大家不禁齐齐吸了口气凉气。

尸骸的身上居然刻着一道道符印。

这未免也太邪门了一点。

宁婉君沉默了许久,才对夏凡说道,“我得承认,你的猜测是对的。安家人出现在这里,为的绝不仅仅是私盐。尽管我们尚不清楚东升国想做什么,但至少他们的算盘是落空了。”

随后她向侍卫下令道,“彻底搜查这座地下通道,所有发现的尸骸,都拖到外面去焚烧干净,不得遗漏、丢失一具!”

“遵命,殿下!”侍卫齐声应道。

……

金霞城,王家府邸内。

“你、你说什么!?”王义安双手一抖,杯子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。“此事——你确认过了?”

“老爷,千真万确。”吕师爷颤声回道,“昨晚城南突降旱雷,接着又是轰鸣声不断,等到早上就有消息传来,说正守街与旺福街被人封堵。还有一支不知从哪里来的家丁队伍进了红木楼,说要缉拿隐藏在里面的东海帮份子。我赶紧遣人去那边查看情况,结果连外城区的别院都给人围住了!”

王义安一屁股坐回到椅子上,“你派出去的那人——确定围堵者中有方士?”

吕师爷的脸色变得更难看了一些,“是,不止如此,他还看到了令部从事本人。”

王义安的心顿时沉到了底。

夏凡!

他这是为之前的袭击一事而进行的报复么?

这场交易,莫非要已自己的血本无归而告终?

他恨恨的捏紧了拳头。

该死的异邦人,不是说那几名修法者的实力并不忌惮区区一个地方枢密府么?怎么就被夏凡逮了个正着?

“老爷……”然而吕师爷的坏消息并没有结束,“我还听到一个事情……”

王义安咬牙盯着他,“你说!”

“现场有人在传,广平公主的人马亦参与其中!”

他猛地愣住,脑海中轰隆一响!

公主殿下?她为什么要掺和到这种事情里来?东海帮袭击夏凡失败,夏凡采取报复行动还算说得过去,可公主呢?这事和她有何干系!?

刹那间,一个可怕的想法跃上王义安心头。

对方……该不是发现盐场的问题了吧?

不——这不可能,东海帮的外围成员根本不知晓此事,而核心成员又都来自东升国,自然知道此事有多么重大,怎么可能轻易透露出去!

然而越是担心什么,坏事就来得越快。一名家仆上气不接下气的跑进书房,朝王义安躬身行了一礼。

“老爷,广平公主那边送来书函,邀请您前往凤阳山庄赴宴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