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41章 从入门……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56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“这年头,还敢在公开场合讲格物的已经不多了。这人倒是勇气可嘉。”

旁听席另一边,一名看似只有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低声说道。和周围粗枝大叶的成年人相比,她精致的连裙深衣和一头黝黑的长直发显得格格不入。而她双手抱胸,一条腿平搭在另一条腿上的坐姿,也有着一份不属于同龄人的气质。

“嘘……”方颜妮连忙做了个小声的手势,“这边上都是金霞人,万一给他们听到的话……”

“听到又如何?”黑发小姑娘头微微仰了仰,“如果道理不允许质疑,这道理本身也就失去了意义,我想那位夏大人心胸应该不会如此狭隘吧。你觉得呢,千知?”

千知罕见的缩了下肩膀,“千知……不知道。”

这还真是难得啊,方先道挑了挑眉,居然能让什么都擅长的千知说出这样的话来。

此人便是老太太新派来的活死人,千言。

方先道在方家待了十几年,听过不少关于千言的传闻,但真正见到其本尊还是头一回。

在所有活死人中,千言可以说是最特殊的一个。她的年龄已不可考,似乎在祖辈就已诞生,在反抗永国统治的一战中,许多活死人永久死去,而千言活了下来。不止如此,她一直没有“沉睡”过,换而言之,她拥有着从诞生到现在的所有记忆。

在方家,每一位活死人都会成为方士的守护者,唯独千言是例外。她甚少露面,有什么需求也会单独跟老太太和老太爷说,战斗时更是从不出场,因此弟子中有戏言,说活死人保护方家,方家保护千言大人。

没想到老太太会因为自己的一封信,把这名特殊的活死人送到金霞来。当大师姐介绍对方是千言时,他心里还着实吃了一惊。

莫非灵州那边出了什么不为自己所知的变故?

不过有那两位家主坐镇,应该不至于出什么大问题。

“为何现今无人敢论格物了?”方先道偏头问道。不管如何,此人都是一本活着的史册,好不容易见到了,多问问总没错。

“所谓格物致知,探寻的是万物真理,是以物问道,但究竟什么是道,千百年下来也没有一个统一的答案。”千言语气冷淡道,“往小了研究吧,一草一木、一砖一石又没什么可说的,说不定村里的农夫都比你懂得更多。若往大了研究,那便是万象、宇宙、气运……乃至天道。除了最后一个,其余皆为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,研究大半生也全是虚言,还容易被人抓到漏洞,辩驳得一无是处。故长此以往,格物已甚少有人提起。”

“那个……您说的长此以往,是多久以前?”方颜妮小心翼翼的问道。

“大概一百多年了吧。至少在永国还在时,各大学派之中就基本没人谈格物了。毕竟以小见大说起来简单,但真正想要找出草木砖石与万象宇宙的联系,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。说到底,我们人不过是寄居在这片天地中的蜉蝣罢了。”

“一、一百多年前?”方颜妮惊讶得瞪大了眼,“那不是比师祖还大了?我该叫您……太师祖吗?”

千言望向方家首席弟子时,目光温和了些许,“你也不必如此拘谨,活死人是为保护方家而存在的,年龄并不是重点。”

“不过你刚才提到天道例外……”方先道皱起眉头,“难道这东西就不虚了吗?”

“至少它不是什么空谈的大道理。”千言伸了个懒腰,“否则永国也不会因它而亡了。”

“能否再说得细一点?”他追问道,“我读到的那些书里,都将它的覆灭归结于永王的残暴统治。”

“这个总结也不能算错,但和实际原因只能说互为表里而已。至于更具体的,等你成为家主再说吧。”

“我哪有资格当家主。”方先道耸肩,“家主肯定会从师姐这一辈中挑,就看谁能得到大师姐的青睐了。”

“哦?可依我看她不是——”

“千、千、千、千言大人,快看夏凡开始授课了!”方颜妮结结巴巴打断道。

“他总算开讲了。”方先道顿时将注意力放在了讲台上,这才让大弟子暗自松了口气。

“我想问大家一个问题,”简单介绍几句后,夏凡直入正题,“不仅是孩子们,也包括在场的各位,你们觉得这个广场是空旷还是拥挤?”

大人还有所矜持,孩子已经举手回答起来。

“空旷!”

“拥挤!”

“坐在椅子上的人拥挤,坐在草席上的空旷!”最后有人集二者之长,做出总结道。

“为何?”夏凡笑问道。

“因为他们身边有人挨着,而我们身边没有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如果这个广场上只有一个人,那便是空空荡荡了吧?”

孩子们齐齐点头。

“他到底想说什么?”方颜妮好奇道。

千言不以为意的闭上眼,“大概是虚中有实,虚实相依那一套吧。看似很值得思索的大道理,但细细品味的话便会发现什么都没说。”

“但我想告诉你们——”夏凡环顾一周,大声说道,“你们周围并不空荡,而是跟鱼儿一样,生活在盈实的水中。只不过这些‘水’你们看不到罢了。通常,大家把它叫空气。”

空气这个概念大家并不陌生,很早便有人意识到,人呼吸的便是气,没有气会导致窒息,这并不算什么新奇的说法。可世人对气的基本认知,也仅仅停留在概念上而已。

“所以说,当我来回走动时,实际上正在游泳;我走过的地方会形成湍流和漩涡,而我的身前会因为与气体的碰撞产生波浪。如果当你跑起来,就能明显感受到这种碰撞——一般我们会把它称作风。但实际上,你正在劈开层层阻碍,推动着气体一起向前迈进。”

“不要小看了这份阻力。倘若你速度足够快时,它甚至会变得跟墙一般坚固,要是一头撞上去的话,空气可是能撞死人的。”

大家不由得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。

“夏……老师,您说得是真的吗?”

“可我即便用最快的速度跑,也感觉不到空气在阻拦我。”

“那是因为你还不够快。”夏凡笑了笑,“不如换个角度想想,大家觉得鱼在水里会有什么样的感受?”

“会觉得沉!”一名孩子举起手道——不得不说,之前一上午的课程与引导让大家投入了许多,“至少……我会觉得沉。泡在水里时,呼吸可费劲了!”

现场泛起了一阵哄笑。

“那是因为水很沉,压在了你身上。”夏凡点点头,“空气同样如此——它也有重量,也时时刻刻压着我们。”

“诶,有吗?”方颜妮伸手托了托,“我怎么感觉不到?”

千言也略感意外的睁开了眼睛,她隐约发觉,对方所说的内容似乎和过去的格物大不相同。

“接下来……我会给大家证明这一点。”夏凡拿出一个大大的玻璃杯,摆放在讲台上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