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1章 两面交锋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91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所谓阵法,是多名方士联合施术,并辅以法器进行增幅,从而施展出的复合性方术。

阵法一旦激活,之后只需要少量的气就能持续生效,因此在镇压邪祟上尤为常用。

但枢密府也掌握着能用于实战的阵法。

捆仙阵便是其中一种。

它以乾术为主,坎术和艮术为辅,能有效禁锢大型妖物,亦是枢密府为今后与西极诸国对抗所开发的“武器”!

当看到营地中爆发的光芒时,炽就意识到危险,她扔出两人后立刻向侧边弹开,宛若在空中划出了一个几乎直角的弧线。而奥利娜就没那么好运了,她的飞行完全依托翅膀,也没办法像炽那样随心所欲的飞行,同时还被坎术影响了判断力,等到反应过来时,那些枯手已经将她缠了个结结实实。

奥利娜就这样生生被拽到了地上,轰隆的撞击令地面都仿佛颤抖了两下!

她竭力挣扎,想要摆脱束缚,却感到身上的“绳索”越缠越紧,剧痛令她忍不住嘶吼出声。

如果来的只有龙,这将是甘州军的胜利。

然而洛轻轻已经安然着陆,并且她早在空中时就盯上了身穿四品方士袍的罗敖鹰。

六柄龙鳞围绕着她上下飞舞,自动格挡下周边射来的暗箭,而她则直朝着百刃冲去!

至于那些和薙青正面相遇的士兵则满脸愕然地看着青面鬼缓缓站起——从三十尺的高度坠下就算能活也应该只剩半条命了,但眼前的可怖女子竟像是满不在乎。她并非没有付出代价,例如皮甲有好几处破损,身上更是沾满鲜血和尘土,只是这点代价远不足以让她停止战斗。

众人亲眼看到,她站起来时身下不止躺着两个被砸死的同袍,手上还提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士兵——偌大一个人居然被她单手举起,随后轻松捏碎了喉咙。她染血的面容与那根尖角让周围士兵感到了一股难言的惧意。

“都给我上啊!还愣着干什么!”将领的吼声让人群如梦初醒,士兵们举起长枪,步步逼近青面鬼,而薙青不退反进,挥舞着大剑杀进人群之中!

这两人绝非孤军作战。

在她们落地的刹那,主攻部队的强渡作战也随之开始。

排在队伍最前的,是十位活死人。

“千知,擅长搭桥!”小姑娘千知无疑是最有干劲的那一个,她平举双手,两条短腿跑得飞快,当她冲上河面之际,晶莹的冰霜从脚下冒出,将她托在了水面上方。

一个活死人想要冰封河面显然过于困难,但乘以十就不同了。

大家一字排开,跟着千知迈进利川河中,在她们身后,一条由冰晶构成的道路眼看着一层层浮现出来。

尽管这不可思议的过河方式让甘州军感到毛骨悚然,不过在他们仍占据着主场优势,架在高处的弩机和铜炮开始向河面轮番射击,试图把这些冰封河道的感气者压制回对岸。

金霞则早有准备。

宁婉君率领五六架玄武机关兽踏上冰面,将盾牌伫立在活死人身前。这些钢铁铸成的大盾几乎免疫一切冷兵器和简单火器的射击,床弩射出的铁头箭还能在钢盾上扎出个凹印,铜炮的弹丸连印子都留不下,顶多只能让机关兽抖上两下。

启独明知道金霞城有一种双足机关兽,但在实战中的运用还是第一次见到——他对机关术并非一窍不通,任何一名合格的统帅,都该懂得和工部打交道,用最低的价格从他们那里讨要来新型的武备器械。

正因为如此,他意识里的机关兽是一种笨拙且沉重的试验品,看似用途广泛、可以取代人力,实际上远没有那么好用,特别是在需要长途跋涉的行军作战中。

然而对方机关兽的灵活性完全超出了他的意料!

居然能像人一样进退自如,还可以举盾压阵,掩护己方的推进,这跟工部研究的玩意也相差太大了吧!

启独明知道此次战斗得凭双方的硬实力决胜负了。

“传我命令,让中军顶上!”他沉声说道,“另外把我的青龙刀拿过来!”

因为阻击手段未能取得预想中的效果,前线将士已出现了骚动,单靠他们只怕无力阻挡敌人,万一溃逃反而会对后方主力造成冲击。

他现在有两个选择,一是让出河滩,指挥军队全力守卫营寨;二是向前线增兵,在滩头与敌人展开死斗。

启独明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。

第一个决策看似稳妥,却等于丧失了主动权,敌人完全可以绕过成片的营区,转头进攻望山渡。没有城镇等于中断补给,到头来还是得和展开阵型的金霞军决一死战。第二个决策尽管会让战场变得混乱,中军进入河滩也会妨碍到弩机等武器的后续打击,但敌人同样阵脚不稳,只能用小部分人与甘州军对抗。

毕竟他们仍占据着人数上的绝对优势!

“呜呜呜呜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”

随着命令发出,悠长的进军号角声顿时响彻营区上空。

……

妈的,这是什么怪物!?

罗敖鹰竭尽全力,才能避开那些神出鬼没的飞剑,面对一个未满二十岁的女娃,他竟被追得上跳下窜,前来帮忙的方士已经成为了一具具尸体。

倾听者的事迹罗敖鹰听过不少,也曾认为他们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的方士,凭空多掌握了些术法,本质上并不会有质的改变。感气者之间的战斗仍得看谁的经验更丰富,谁的准备更充分。

他是四品百刃,与感气者交手不下百次,身上还带着许多珍稀的法器和药引,每一次施术都将其效果发挥到极限!然而无论是将水变为堪比刀剑的利刃,还是用幻术震慑对方的心神,他都完全阻挡不了这名叫洛轻轻的倾听者!

坎术的直接攻击在飞刃面前脆弱得宛若薄纸一般,平时能斩开甲胄的水刀不知何为突然失了锋锐,就好像自己的气无法再传达到术法之上。幻术倒能施展如常,只是他精心构建的恐惧与威吓意念好似石沉大海,别说一举扭转局势了,就连让对方放缓脚步都做不到。

要知道她才十七八岁!

这样一个年龄段的人,怎么可能做到心如磐石,仅凭意志来抗衡他锤炼了数十年的术法?

就在这时,罗敖鹰忽然感到左脚一凉。

他愕然低头看去,只见不知何时一把薄如蝉翼的飞刃从视线盲区掠过,斩断了他的脚踝。

奔逃中的身体瞬间失去平衡——他翻滚两圈,一头撞在了固定营帐的木桩上。

“不,等等!”罗敖鹰手忙脚乱的翻过身来,还未将投降的话语说出口,便看到那些飞刃在洛轻轻手中聚集起来,形成了一把巨大的光剑。

接着巨剑劈下,耀眼的金光宛若一道天堑,将百刃吞没其中!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