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72章 图穷匕见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288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“怎么回事?说仔细点!”宁千世猛地站起身来。

“是送饭的侍女发现的,她见鹤儿没有应声,就进入内屋查看,结果屋里连一个人影都没有。”侍卫回报道,“我已经叫人封锁整个大院,并逐屋进行寻找。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二皇子只觉得手脚冰凉,鹤儿因为附着了天枢使的缘故,心性跟顽劣或淘气一点都挂不上钩。她也知道自己的意义重大,不可能擅自离开住处才对。

“让擅长闻风辨位的巽术师过来,同时清点大院中的所有人员,我要知道这期间有谁离开过大院!”

冷静……这种时候他必须冷静!

宁千世反复告诫自己。

鹤儿作为天枢使的容器,并非没有做过类似的预防——比如她常用的香粉,就掺和有特殊的丹药味道,除非把她扔到水缸泡上半天,不然这种气味就是巽术追踪的最好线索。

最关键的问题在于,为什么会有人针对鹤儿动手?

是因为鹤儿本人……还是为了她身上的天枢使?

当宁千世赶到住处时,独叶泷正在门口等他。

“殿下,请立刻将核心成员和所有高品级方士都召集回大院,我认为他们之中出了投效邪祟势力的叛徒!”

一提到叛徒,宁千世便觉得头痛欲裂,颜箐和雨玲珑相继出问题已经让枢密府人心惶惶,还好乾并没有效仿两人脱离枢密府,不然他真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场残局,“为何这么说?”

“雨玲珑是我藏起来的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宁千世停下脚步,惊讶的看向他。

大家都以为之前发生的变故是射影通过自己的消息渠道找到这里,又利用能力悄无声息的潜入乾的房中——毕竟雨玲珑的名号就表明她十分适合执行暗杀等任务,没有引起外圈守卫方士的警觉倒也合乎情理,结果她一直都藏匿于大院之中?

“她骗了我,但……又没完全骗我。”独叶泷神色颇为复杂,他将雨玲珑在京畿找上门来的来龙去脉简略讲述了一遍,“这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她这么做的理由,现在算是明白了。她找乾而不等待我探明情况的原因,并不是因为雨前辈心怀鬼胎,而是因为我个人能力不足,她容不得有一丝大意。”

“你——为什么不当时就说出来?”宁千世沉着脸道。

不管百花剑的判断正不正确,窝藏嫌疑犯本身就是在挑战枢密府的权威。

“因为敌人可能还潜藏在大院之中。”独叶泷毫不避讳道,“直到今天,我才确信这一点——我已经查看过内屋,没有丝毫争斗或挣扎过的痕迹。鹤儿是仙术天下棋局的持有者,不可能在遭遇劫持时没有任何反抗才对。带走她的人必定是她熟悉的人,才让鹤儿失去了防范。”

这话倒也不假,独叶泷等人虽然不清楚天枢使的事情,但鹤儿拥有仙术还是知晓的。宁千世也确实交给过她不少保命法器,哪怕是镇守级别的方士,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接近她也会吃暗亏。

二皇子走进住处,确认房里的情况和对方所说一致,“所以你认为,是邪祟势力动的手,而且此人还是一名枢密府高层?”

“正是!”

宁千世凝视独叶泷良久,才招来侍卫,“传我命令,召回所有外出执行任务的方士——包括核心成员在内。”

“遵命!”

一时间数十只信鸽从大院腾空而起,朝四面八方飞去。

接下来的半天时间里,消息陆陆续续传到宁千世手中。巽术师已经确认鹤儿离开大院,并朝着惠阳城郊外而去,只要不下雨,追上香味源头是迟早的事。

大院守卫的清点也很快完成,一个不多一个不少,从行迹上来看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。

外出的高品级方士一共六人,其中包括未凰和百展。未凰在接到消息的一个时辰后赶回了大院,百展那边则一直没有回音。

直至太阳日落时分,宁千世收到了一条令他寒意四冒的消息。

云上居士并没有按计划抵达滨水县接应归途中的乾,随他同去的两名方士被前线士兵找到,只不过已变成了两具尸体。

“百展——!”他咬牙切齿道。

……

穿过一条长长的地道后,一扇半掩在泥土之中青铜门呈现在百展面前。

没想到柳州境内真有尚未发现的永朝遗迹……他心中暗道,看来斐念那家伙手中果然有自己尚未掌握的情报。

虽然要用到前朝的术法令他有些厌恶,但比起想要实现的目标,这点不快很快被他压进了心底。

他放下昏迷的鹤儿,将气注入门上的圆盘,接着双手握住用力旋转,青铜门轰隆一声朝两侧打开。

门内是一个尘封已久的溶洞。

烛台上积攒的灰尘足有寸许,证明此地已经许久未有人踏足过。

百展不由得生出了一丝怀疑,这里真能取代枢密总府中的设施,完成灵魂继承仪式?

“你还在犹豫什么?进来吧,现在已没有回头路可走。”忽然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。

百展不禁打了个寒颤!

里面居然有人?

他身为一名青剑,居然丝毫没感应到对方的气息!

墙上的火把一盏盏亮起,昏黄的光芒顿时驱逐了黑暗。在阴影与火光交接之处,百展看到了一位黑袍人。

他浑身都笼罩在破旧的兜帽长袍之下,让人难辨其身份。

“你是谁!?”百展拔剑出鞘。

“守墓人。”对方的声音沙哑而苍老,“你相不相信我都无妨,斐大人已经等候你多时了。”说完他转身朝洞穴深处走去。

斐大人?

百展心中一跳,他夹着鹤儿,小心翼翼的跟上黑袍老者。

走出数十步,再拐过一个弯,一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出现在他眼中。

正是斐念。

按行程,他应该还在赶往柳州的路上,怎么可能比自己抢先一步抵达遗迹?而且听黑袍人的意思,他似乎来这儿已有一段时间了。

“我就知道,你会选择这条路。”斐念看了眼他手中的鹤儿,微微一笑道,“想要变强绝不是什么错误,你既然愿意拼尽所有,我也不会辜负你的期待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