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84章 谈判破裂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48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另一边,军队斥候也很快发现了一步步走近的乾。

“什么人?站住别动!”

一支三人组成的轻骑队迅速围拢过来,为首的队长大声警告道。在无法辨别来者是否是方士的情况下,哪怕一个人也得多加提防,两把马弓已经引弦搭箭,从一左一右瞄准了羽衣。

“我是枢密府的乾,你们回去报信,让中军的统帅出来见我。”乾不为所动,依旧稳步前行。

这等架势让斥候不由得一愣。

“乾?好像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……”有人嘀咕道。

“你傻了吗?那是枢密府的羽衣使!”队长这才回过神来,“可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所以这位是自己人,还是上面的大人物?”

“大哥,怎么办?”

队长也有些慌神,平时别说羽衣了,就连镇守他都没见过几个,如果不是乾的名声过于响亮,他还真不一定能第一时间想起来。

“你、你们先把弓收起来。”队长忽然意识到,自己的手下还在用箭指着对方,连忙挥手道。万一对方真是枢密府的核心掌权者,自己这番举动岂不是已有犯上之嫌?倘若惹恼了羽衣,十个脑袋只怕都不够用的。

“你们两个留在这里看着——不,陪着大人,我这就去报告。”队长确定周围再无他人后,策马朝营地跑去。

他想得很清楚,反正对方就一个人,哪怕是金霞冒充的方士,那也掀不起多大风浪。至于这个羽衣是真是假,不是他一个斥候队长能决定的,何况袁将军和二皇子殿下此刻都在军中,他只用把话带到就行。

不一会儿,乾便看到一支数百人的队伍浩浩荡荡朝这边靠拢过来。

不止如此,远处的大营似乎也有所动作,两列人马列队而出,与队伍形成掎角之势。从飞扬的大片尘土来看,对方不仅人数众多,而且皆是重甲骑兵。

这时,身后也响起了尖锐的鸟鸣声。

那是金霞部队发出的警告——他们十有八九也注意到了枢密府主力军异常的动向,按照计划,这时候他就应该立刻折返,与后援部队汇合,尽快撤离此地。

不过乾决定再等待片刻。

因为他在对方人群中看到了宁千世。

这绝对是个意外之喜,一般核心成员很少会出现在前线,更别提二皇子本人。比起说服大军统帅,让宁千世得知事情的前因后果显然更加有用,只要把百展跟斐念叛变的真相告诉对方,这场战争应该也就能消弭于无形了。

“二皇子殿下——”乾上前一步,话刚说到一半,神情忽然一僵。

因为他看到,一个熟悉的面孔从宁千世身后缓缓走出——而此人正是他自己!

队伍中居然还有另一个羽衣!

刹那间,乾便明白了那人是谁,或者说……是什么。

宁千世的术法,画中人。

他用此术制造出了一个近乎真实的乾,无论自己接下来要说什么,可信度都会大打折扣。更关键的是,这意味着局面在向最坏的情况转变——宁千世站到了百展一边,否则不可能故意营造出羽衣安然无恙的假象。

“为什么?”无数话语在心中涌动,最后只剩下一句失望之言,“你忘记了曾经的天枢使,忘了我们过去的誓言么?”

“我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二皇子面无表情道,眼神空洞得好像一层白纸,“如果你束手就擒,老实交代自己的来意,我或许可以考虑饶你一条性命。”

事已至此,乾不再犹豫。

再去争辩谁真谁假已无意义,从见到画中人的那刻起,他就明白自己的计划已经破灭。

而且他的伤势才刚刚治好,实力远没到回到平日的水准,如果此时深陷重围的话,还有可能还会连累到支援他的金霞部队。

羽衣突然冲向一旁的斥候,后者显然没料到乾会对他动手,顿时吓愣在原地,等他反应过来时,已经被对方轻松提起扔到了地上。

“驾!”

乾双腿一夹,骑着马就往河边跑去。

“胆敢冒充羽衣大人,给我追!”袁将军大声下令道。

“我要活的。”宁千世补充了句。

“是,殿下!给我抓活的,明白了吗?”

“喏!”

数支混编小队接连从人群中冲出,朝着乾的背影直追过去。

两翼的重骑兵也收拢过来,试图从侧面压缩乾的逃跑路线。

“谈判破裂,各位,按二号方案行动!”范恩放下瞭望镜,朝众人喊道。随后他望向千言,“掩护乾的事,就看您的了。”

自从上次参与解救银星树舟的战斗后,范恩便改变了过去与人类保持距离的看法,成为了金霞军队中的一名正式军官。同时与大陆一方打交道多了后,也让他明白金霞城里有许多人并不能根据外貌来判断年龄和水平,哪怕看上去是孩子,但实际上却是胜过长老和大祭司的存在。

例如眼前这名穿着雪白长袍的黑发小姑娘。

千言点点头,单手提起船头的矩形金属长枪,纵身跃上了河岸——那把新型武器范恩也尝试过,以他全部的力气,才能勉强将其端在手中,单就便携性来说比气步枪差得太多。不过看到足有六尺长的新枪在千言手中轻如鸿毛的景象,他又有些怀疑起自己的判断来。

“队长,梭子雷都准备好了。”一名精灵报告道。

范恩收敛起精神,果断下令道,“很好,我们出发!”

所谓梭子雷,正是之前机造局制造的“巽术鱼雷”,在金霞城守卫战中,曾被用来对付东升的胜利号风帆战列舰。不过经过多次改进后,如今的梭子雷已不再需要巽术的支持。它的驱动装置换成了纯机械的发条动力,只要提前上好劲,就能支持它航行半里路程,顺流航行时则更远。

由于无法操控方向,且容易被浪头打翻,因此这种武器在海战中的作用微乎其微,但放到风平浪静的内河里,它却是一等一的封路好手。

枢密府的主力军之所以选择沿河推进,正是因为船运的效率要远高于陆运,想要支持一支十几万人的大军,没有河流提供后勤可以说寸步难行。所以每到军队扎营处,河道两旁必然会堆满各式各样的船只,同时有经验的将领也会安排相应的警戒哨与快舟进行防备,以防敌人从水面上骚扰辎重船队。

哨塔上的士兵很快注意到了金霞快速靠近的冰船,并提前敲响了警钟。不过他发现那几条船只并没有继续靠近大营,而是将船身横着江面上,陆陆续续释放出了数十条造型古怪的小船。

这些小船既没有桨也没有帆,大小只有一人长宽,理应会被水流冲散。可它们却拖着一条条白花花的尾迹,笔直朝着大营方向驶来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