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86章 斩恶之剑
书名:天道之下 作者:二目 本章字数:255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3 20:11:26

师父别的优点不多,但在谨慎方面绝对是一等一的,而且为人世故,用来带一群新入行的菜鸟绝对是优中之选。

只是他自在惯了,愿不愿来帮自己还不好说,单纯的写信恐怕难以劝动,恐怕得亲自上门一试才行。

夏凡按下这个念头,在人之下又写了一个人字。

“不瞒你们,我这次接任令部从事,是为了一个目的——我希望在自己管辖的区域内,永远不再有类似的事情发生。邪祟,应当被禁绝,也可以被禁绝!”

他掷地有声道。

魏无双和洛悠儿的表情也严肃起来。

“夏兄,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”

“嗯,或许会用上许多年,不过没人开头的话,就永远见不到那一天。”

枢密府独立出六部后,确实极大强化了自身的资源与力量,使得永国覆灭后带来的邪祟灾厄没有毁灭整个人类居住地。但百年时间让它变成庞然巨物的同时,也让它变得不再纯粹。过多的利益纠葛,或许已使地方枢密府和京畿府之间拉开了距离。

他在意的是,这是启国的独有情况,还是另外五国也同样如此?

“想要有效干预,就得插手地方事务——至少刑侦部分得由我们自己来做。一昧相信当地府衙的判断很容易被蒙在鼓里。”夏凡点了点第二个人字,“我们得组建一个案件刑侦队,和方士共同行动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”魏无双豁然道,“你想得确实周到。”

洛悠儿眨眼,“这个应该比方士好招多了。”

“没错。”夏凡露出笑容,“感气之人不好招,寻常的捕快可是要多少有多少。”

只要他报酬开得合适的话。

这年代可没什么专业的刑侦学院,捕快在官府里也是地位低下的岗位,所谓的老练捕快,都是靠案件喂出来的。他们同样没有编制,不会在吏部挂名,挖起墙角来特别方便。

夏凡脑中冒出的首个人选,正是他曾在凤华县有过一面之缘的李星。

虽然接触不多,但第一次见面就给他留下了不错的印象,头脑灵活、做事逻辑分明,能做到这两点在捕快队伍中已是难得的人物了。

既然要回一趟凤华县找师父,不如顺便去面见下这位捕头好了。

“不过……我有一个担心之处。”魏无双停顿了下,“那些邪祟的源头——你打算怎么处置?官府肯定不会接这种烫手山芋,甚至更进一步,像高山县这种情况,他们自己都和源头脱不开关系。”

“邪祟是敌人,那么邪祟的源头自然也是敌人。”夏凡沉默片刻后凝声道,“既然对方是和邪祟相提并论的敌人,要如何做就很清楚了。”

对待朋友如春风般拂面,对待敌人——则应如寒风般无情。

“方士不应该只携带桃木剑、药引和符箓,他们需要再配备一把武器。”

两人没有接话,他们或许已经意识到了夏凡的决心。

“——一把金铁武器,不用来注气斩魔,而用来斩杀恶人。新晋方士入门之后的第一堂,也应当清楚的告诉他们,方士与之为战的不仅仅是邪祟,亦是世间之恶。”

……

前往凤华县需要两天时间,骑马也得要一天,今天已经过去大半,夏凡打算明天一早再出发。

既然令部里空荡荡,他索性把下午的时间用在了带黎逛街上。

一个人闷在家中的感觉可想而知,出来走走既能了解下金霞城的民生,也可顺带看看有没有机会碰到花朵印记的线索。

给黎买了两串糖葫芦啃着,夏凡沿着街道走向码头区。

听魏无双的说法,那儿人流混杂,也是各个帮派的聚集地。如果一个人前往,千万不要走进胡同或无人的巷道里,否则极有可能被打劫。另外身上也不要带钱囊,以免遭到扒窃。

总之,就是一个正常居民很少会去的地方。

为了不引人注目,夏凡还特意换上了一套常服,素色的麻布衣裤正是普通人的装扮。黎也大抵如此,只是多了一顶斗笠而已。

他原以为码头区会空空荡荡,毕竟是个无法之地,但到了才发现,此处的人居然比市集还多。大量帆船堆积在栈桥周围,光着膀子的脚夫则源源不断的将货物搬上船只。而这些货物,正是白花花的食盐。

同样的,他也发现光是在远处打量,根本没法分辨这些脚夫属于哪个帮派——毕竟他们头顶没有名字,身上亦无象征派别的印记。

至于那天所见到的白花瓣,更是一点踪影都找不到。

“这儿的味道,很难闻。”黎忽然说道。

夏凡同意,“赤身的是多了点。”

季夏过后正是回热的初秋,顶着大太阳在码头奔波,汗流浃背是难免的事。加上几乎不换洗的腰带和裤子,随地大小便的习性,再被烧柴的烟味一熏,气味自然好不到哪里去。

“我说的不是汗,”黎摇摇头,“这里有血的腥味,还有尸体腐败的臭味。”

“现在?新鲜的?”

“不……应该是新旧都有。”她踩了踩脚下的砖石,“比如这里的地面就被血浸过。”

原来是这么回事。

大概她嗅到的,是帮派间砍杀时所留下的痕迹,只要没人清洗,浸润进石缝里的血肉味能持续很长一段时间。

“那我们走吧,不看了。”夏凡掉头道。

反正再待下去也很难有收获,不如去集市给黎买件新衣服。

上头的奖赏不止有官职,还有一笔高达五百两的赏钱,以及从枢密府财部挑取两根雷击木的补偿。他的术法并不依赖雷击木,因此没有第一时间去兑现,但钱已经实实在在握在手中了。他不止能还清所有欠债,还可以余下一大笔钱财来。

这钱对于一般农夫来说,恐怕要十几年才攒得出。听到邪祟出现的消息,张神判第一反应是期待,或许正是因为如此。

枢密府的赏赐要比固定俸禄高太多了。

“当心!”黎忽然伸手拦住了夏凡。

然后他听到了嗖的一声轻向。

一把匕首斜着飞来,插进了两人身前的石板缝隙中。

黎正想追出去,却被夏凡叫住了,“等下,别一个人行动,可能有诈!”

狐妖顿时收回了迈出的脚步。

“这匕首应该不是冲着我们人来的,”夏凡望向暗器投来的方向——那边一群人正忙着卸货,一时间根本瞧不出究竟谁可疑。但这匕首路线偏低,速度也不快,即使黎不拦,最多也只能落到他的脚边。

“那是冲着什么来的?”

夏凡拾起匕首,稍稍检查了下,很快便发现它的木柄末端有一处凹槽,外面还连着一根线头。

他捏住线头一拉,一张薄薄的纸卷落入了手中。

“投掷匕首的人,为的应该就是这个。”

夏凡展开纸卷,上面只有一句话。「想要知道高山县的真相,今晚子时,来海港码头。」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